large_meitu_1.jpg 新_meitu_6  

獻給610的瘋子們:

認識你們之前,我根本不了解所謂的瘋狂」,現在我懂了。

這個故事是為你們而寫的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tumblr_inline_mwmf34Kw5q1r95zel_meitu_1 

 

第一部

 

要想重返青春,只需重複地做蠢事。── 佚名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1.

           媽發瘋了。

    我是指徹底的瘋了。

    媽媽正常的憤怒是規定我和傑克森假日要修理草皮,現在這個呢?噗,前所未見。

    我欣賞著飛舞中的花朵,看它們優雅的落地。我最喜愛的玫瑰花,就著樣被媽給扯爛了,但是沒關係,我可以承受這些。假如我們把玫瑰花點火,一定會更好玩。

    「傑克森!你這是在汙辱我們!大白天在學校喝啤酒!還被校長抓到!你還有腦袋嗎!」我看著傑克森躲開媽丟過來的玫瑰花瓣,我弟弟現在正一臉吃驚的瞪著我母親。喝啤酒沒什麼了不起的,我們還在學校球隊的更衣室裡偷喝單一麥芽威士忌過,兩次,只不過運氣好沒被抓到。

    我蹲在房間門口,藉由門縫看好戲。傑克森和我是雙胞胎,感情超好的那種雙胞胎,我們倆通常都會一起幹壞事,很顯然這次他忘了邀約我。

    你回家不讀書,和你姐姐兩個人整夜都在外面玩,我忍住;你們暑假和朋友開車從加州玩到紐約,再開車回家,我也忍了。但這個!不!

    媽繼續訓斥,「你爸爸放任你們做這些活動,因為他相信你們,他也許可以容忍你幹出這樣的事情,但是我不可以!法律訂定出來就是給人遵守的!你要遵守法律!」

    「規則訂製出來就是要給別人打破用的好嗎。」我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說。

    「蕾西……喔天啊,妳就不能出來幫我一下嗎?」傑克森哀號。

    我打開房門,踏進戰場,努力避開爛掉的玫瑰花。「媽,夠了啦!」我走到傑克森前面,護著他,朝我媽大叫。

    「甚麼已經夠了!這臭小子要學到教訓才行!你們倆愛玩,遺傳到你們的父親。算你們狗屎運,遺傳到我的好頭腦,可以不用擔心課業。我沒話說,但是喝酒!喝酒太超過了!」媽現在已經將花瓶裡所有的玫瑰花都扯爛,所以她用力將花梗都在地上。

    「妳不也是天天在喝酒!」我和傑克森同時大喊。

    「那不一樣。」

    「一樣一樣!看在老天的份上。」我將手插進牛仔褲的口袋裡,將重力全放在我的腳尖,我輕輕往前後搖擺著。

    「不要老是替妳弟弟說話。理性點,想想他該不該罵。」媽指著我,道。

    「我沒有,妳才自己想一想,妳這樣罵人有甚麼屁用。」我頂回去。我從來不怕和大人頂嘴,是說,頂嘴還蠻好玩的。

    「注意妳的用詞,孩子。」

    「妳現在幹嘛還他媽的在意我的用詞。別發瘋了,好不好。歐利會希望妳在這邊大吼大叫嗎?」我睜大眼睛,繼續和我媽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 「校長說,看在你成績好的份上,他不將你停課。暑假之前,每天放學後你都要留校查看,開學後還要一星期。」媽轉身,雙手插腰,努力不要哭出來。

    「所以那是九天?天啊,好久。」傑克森咕噥。

    「你再說一次,傑克森.格蘭姆(Jason Graham)!」媽又大吼。

    我和傑克森有如心電感應一般,兩人半爬半跑的衝回我的房間,我用力推了傑克森一把,將我身後的門甩上。

    我倚著門,坐了下來,傑克森正靠著我的書櫃,看著我。

    我們倆大笑。

    我想到飛舞的玫瑰、媽失心瘋的表情,還有爸爸聽到這件事情後,給予傑克森的讚賞之情。我抱著肚子,笑得眼淚的噴出來了。

    「你有看到,對吧,她的眼睛都快要竄出火花了,我們可以在部落格上發一篇文章,就給它叫做『憤怒之眼』。」我擦拭掉眼角上的淚水,對傑克森說。

    「完美。」他笑到聲音都啞掉了。聽完自己沙啞的聲音,他又笑了。

    驀地,我們倆都停止說話,時間彷彿靜止,我停止呼吸,看進我弟弟的雙眼,發現他也在和我做同樣的事情。

    「我要回我房間了。」他說,站起來,走向那扇黑色的門。

    我們兩個房間是通在一起的,在我們還小的時候,爸爸特別將兩間房間設計成這樣。和一個人在子宮裡住了十個月,我們自然有了種連結,就算待在同一棟屋子裡,沒有傑克森,有時還是會怪怪的。傑克森知道我沒了他,就會沒有安全感,所以他在睡覺之前,都會把那扇門打開,好讓我更能安心入睡。

    傑克森房間的牆壁是黑色的,除了一個地方例外,就是那扇門,朝他房間的那一面,和我房間牆壁是同一個顏色,因此,朝我房間的門面是黑色的。

    他走進他房間,將「穿越門」(它的名字)打開。

    我走到我的床上,伸手拿起了床上的筆電,我轉頭看向我的床頭櫃,檯面有四樣東西,我的手機、一個老舊的相框、一台小汽車,以及一個塑膠恐龍玩具。我拿起裝有歐利照片的相框。我把相框放在嘴前,輕輕吻了相框表面,就像我以前總是會這樣吻歐利的頭。

    我把相框放回他原本的位置。我深呼吸,努力不要哭出來。四年了,還是沒有辦法習慣沒有歐利的世界。

      images_meitu_3  

    晚上我和傑克森都沒有去吃飯,媽也懶得叫我們出去了,四年來,她已經習慣我們偶爾會不願意踏出房門這件事了。

    自從歐利去世後,我和傑克森兩人變成瘋子,學校的瘋子姐弟組,我們幹盡各式各樣的蠢事,表面上我們總是笑臉迎人,然而我們也有另外一面的。我們會突然心靈關機,安靜的不得了,幾個小時過去後,我們會又恢復原本的瘋癲顛模樣。

    歐利五歲的時候因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世,那時我們十四歲。四歲時,他被診斷出罹癌,一至五歲的孩子罹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的存活率相當高,高達百分之八十,但是歐利落在那個百分之二十。他做了治療,他讓自己小小的手被插滿了針頭,但是治療的結果不如醫生預期,所以我們放棄了。我們讓歐利離開醫院,讓他過了他最後一次的生日。幾個月後,他離開我們。

    爸和媽因此吵了好幾個星期,兩人每天互相大喊,最後他們決定離婚,我和傑克森原以為我們會和爸爸住,但是最終決定卻是爸搬出去,我們三人繼續住在這裡。

    這裡不是人住的地方。這裡都是回憶,都是歐利的身影。我彷彿還可以聽到他咯咯笑。記憶太鮮明了,每次我坐在餐桌上,都還可以看見他將通心麵弄得整個頭髮都是;在花園時,想起他光著腳丫踩在泥巴地上;在客廳時,可以聽見他將汽車玩具以及塑膠恐龍模型互撞時,嘴巴發出:「嘟嘟嘟!」的叫聲。

    失去一個人不好過,尤其當對方是個五歲的小天使時,你絕對無法想像那個感覺。

    我和傑克森用瘋狂武裝自己,讓自己免於受傷。那是唯一個方法。

    我用力闔上筆電,現在是晚上十二點,我看著窗外,無數銀色的星星在靛藍色的天空中閃爍著,明天肯定是個晴天。我轉頭,瞪著充滿洋芋片包裝袋的床面,洋蔥ヽBBQヽ墨西哥辣味ヽ起司ヽ鹽烤,我真是破紀錄了。我將它們一把掃了起來,光著腳行走在冰冷的木質地板。我晃進廚房,拉出巨大垃圾桶,我雙手一鬆,看見包裝袋跌入黑暗中。

    我洗了手,打開一樓走廊的燈,我打開最右邊的第一扇門,進入廁所後,再將門從我背後甩上。我從陶瓷杯裡拿起我的牙刷,擠出完美分量的牙膏後,把牙刷往我嘴裡塞,開始把卡在牙縫中的洋芋片渣全部清出來。我用冰水漱了口,把水往臉上潑。我轉身,拿起我的毛巾,擦拭掉臉上的水珠,我將毛巾掛回架上,接著用鏡子打量自己。

    我一直是那種很漂亮的女生。金棕色的波浪及胸長髮,淺棕色接近駝色的瞳孔;多虧爸爸,我有五尺九吋高,但也因為他,我的臉頰上有一些不是很明顯雀斑;從小住在加州的緣故,我的皮膚被這裡的陽光曬的已經接近小麥色。

    我離開洗手台,來到馬桶前。我脫掉褲子,坐在冰涼的馬桶。我用手撐住我的頭,瞪著白色磁磚。這時,門用力被打開,我看見傑克森穿著睡衣走進來,他一臉若無其事地開始刷牙。

    「你有沒有問題啊,不會先敲一下門嗎?」我拿起捲筒衛生紙,用力往他砸。傑克森單手接住它,伸起另一隻手,蓋住他的雙眼,他朝我走了過來。

    「儘管我已經看過妳裸體了,但看在我是個純潔可愛的小孩,我還是會對妳表示我的尊重。」他把衛生紙替給我,繼續用手摀著眼,直到我沖完馬桶,叫他放下來為止。

    「和你待在子宮裡是我一身中最痛苦的十個月。」我邊洗手邊說。

    「是齁是齁,妳明明就很愛我。」他在我身後嘻嘻笑。

    「吃屎吧。」我甩掉手上的水珠,走出廁所。

    我們兩個回到房間,他從我的房間進去,再透過穿越門回他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 我整理好被單,將窗簾調整好,確保明天早晨時適當的陽光穿透我的窗戶(沒錯,人需要在黑暗的空間中才能擁有充足的睡眠,我知道,但那是個人習慣,別批評我),我關上桌燈。我把穿越門打開,看見傑克森也關燈。

    他脫掉上衣,露出他強壯的胸膛和二頭肌,他將被子拉至肚臍位置,躺回床上。「晚安。」

    「晚安。」我將自己捲縮在舒適的被單裡,讓頭埋在兩個蓬鬆的枕頭之間,不到十分鐘,我已經睡著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images_meitu_3  

    我在七點醒來。我和傑克森的生理時鐘一直都很準時,為爸媽省下買鬧鐘的費用。

    我爬起來,透過穿越門看見他也已經起來,準備換衣服。我關上門,開始著裝。

    再過四天就要放暑假,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處於放空狀態,在上課時間聊天、睡覺、吃東西,樣樣都有。暑假過後,我就會是高年級,而再過一年後,我就可以離開加州,去上大學。

    我和傑克森一直很渴望趕快上大學,我們的志願也差不多,簡單來說,三個字:常藤。傑克森偏向於康乃爾大學的英文系,我則是哥倫比亞大學的英文文學,或者創意寫作。兩所大學都在紐約州,我們搭公車或火車就可以見到對方。

    我期待上大學,我期待所有能帶我離開加州的事情。加州很棒,但它同時讓我很悲傷。

    我站在鏡子前,看著我的衣服。絲質的潔白上衣有點過大,衣領微微滑落,露出我的鎖骨,我將上衣前面塞進波希米亞風的短褲裡,露出衣服左右兩端;我的短褲有點像是睡褲,但是我喜歡穿它,藍色系列的花紋讓上衣看起來完全不會單調。我戴著同為水藍色系列的項鍊,項鍊有著銀色金屬做搭配,我又戴起一串項鍊,有藍色ヽ淺咖啡色的羽毛ヽ咖啡色的小珠子等等。我看了看我自己,還缺一樣東西。我打開我的櫃子,那個裝滿首飾以及其他配件的抽屜,我拿出一串手環,大概有六至七個小手環組成,皮革ヽ金屬吊飾ヽ珠子ヽ鈕扣,你想的到的都有。最後一個手環約落在我手肘三分之一的地方。

    我認為穿衣服是種藝術,懂得顯現你的身材真的很重要。你的身體就像畫布,衣服配件則是顏料以及畫筆,它們讓你變得更有魅力。當你知道自己身體的優勢時,為什麼不讓大家知道?然後,要讓人家被你吸引,但不會覺得你在搔首弄姿事件有點困難的事情。波希米亞風大概是最適合的選擇了吧!各式各樣絲質的衣服,輕飄飄的長裙或者外套,有微風時,你的長裙會飄起來,那真的很美。

    我的衣櫃裏頭有許多的衣服。當然,我大部分的時間都穿長ヽ短褲,因為它們真的很舒適,也很適合我在做各種瘋狂活動時使用,但是一到夏天,我會盡可能地穿上我波希米亞風的衣服。七ヽ八月簡直是我的時尚伸展台。

    我找出我的棕色羅馬鞋,調整好我的鞋帶,找出太陽眼鏡,將它推至頭頂上,我揹起背包,拿著我的手機,準備走出房門。我撇了一眼我的書櫃,看著我那些還沒讀的新書。除了長裙,我還會收集小說,這些收藏大概從我十二歲開始,本人Ikea的書櫃已經快要塞滿了。我看了看小說堆,拿起我前幾天剛買的小說,那本莎拉迪森的新小說。我敲了敲書殼,心滿意足。莎拉迪森是我最喜愛的作家之一,她的書真的只能用完美來形容。

    我離開房間,看見傑克森正在幫我包三明治,他穿著白色的無袖背心和及膝短褲,他的衣服上用藍色的字體寫著一個簡略的對話:

派對?(Party)

他媽的當然!(Hell yeah)

    他轉過頭來看著我的衣著,接著豎起他的拇指。「要去勾引誰?」

    「我不約會。」我拿起在星巴克買的環保杯,拿起桌上的咖啡壺,我鬆開環保杯的蓋子,慢慢倒進咖啡,位於八分滿的位置時,我止住,打開冰箱,拿出牛奶,倒了一些進去。

    「我知道,可惜。」他將剩下的火腿邊塞進嘴裡,將桌面清理乾淨。

    我拿起傑克森的環保杯,幫他裝咖啡。傑克森喜歡喝黑咖啡,所以當咖啡位於九分滿時,我停住,將環保杯放置他面前,我將我的三明治移到我面前。

    我沒有男朋友,傑克森也沒有女朋友,他和兩三個學校的女生交往過,但是沒過多久就分手了,他們沒有一個個性和傑克森有相似之處。至於我呢,哈,對所有學校的男生都沒興趣,別搞亂我的意思了,我喜歡男生,但是我沒有辦法接受一段情感,不知道什麼原因。

    傑克森拿起環保杯和三明治,我也拿著我的,我伸手,戴好我的太陽眼鏡。傑克森也戴上他那副看起來很像貓王的太陽眼鏡,我們走出門。傑克森轉身確認大門有關好,儘管媽媽還在睡覺,但是保險起見。

     車庫中有兩輛車:一輛銀色轎車還有一輛紅色的二手本田S2000

    敞篷車是我和傑克森兩人共用的車子,畢竟我們倆幾乎形影不離,只有一輛車並不是個問題。

    銀色轎車基本上都是媽媽在用,她是個房地產經紀人,開著一輛敞篷車似乎不是什麼好選擇。

    傑克森坐進駕駛座,我則是打開後座的門。在他發動引擎的同時,我卸下背包。

    傑克森將車子開到車道,往學校的方向駛去。

    我喝了一口咖啡,濃濃的咖啡香在我嘴裡爆發,「今天留校察看時你要做什麼?」

    「看書吧,天知道,看我當下想要幹什麼。」

    「要我陪你嗎?我有帶小說,可以等你之類的。」

    「都可以,但是你可以先離開,沒關係的,我再自己走回去。或者妳直接請史蒂薇(Stevie)載妳回去,把車留下來。」

    「再給我時間想想。」我動了動身子,躺在後座。雖然我有戴太陽眼鏡,但是早晨刺眼的陽光讓我不得已闔上眼睛。我必以眼睛,傾聽風呼嘯過我耳邊。

    二十分鐘後,我們抵達學校停車場。現在這時候,到校的人不多,我用力坐起身,尋找我最好的朋友史蒂薇。

    史蒂薇是那種你可以依賴的人。無論是心情不好或者只是無聊,她都會在你身邊,告訴你建議。史蒂薇有一頭棕紅色的長髮和超美麗的綠色眼睛,她蒼白的皮膚會讓你懷疑她不是土生土長的加州人。

    史蒂薇旁邊有兩個人:尼可和偉恩(Nico & Wayne),他們是超級好麻吉也是我的好朋友,但是……他們兩個人和史蒂薇不一樣,他們是隨時在你們身邊娛樂你,傷心時他們會用盡各種方式逗你笑,陪你罵髒話。還記得我說過我在球隊更衣室裡喝單一麥芽威士忌嗎?那全部都是托他們兩位的福,他們都是學校橄欖球隊的隊員,我們五個人在午餐時間溜進更衣室裡,尼可和偉恩帶酒,我們其餘三人則帶零食。

    尼可有二分之一的黑人血統,他的黑色捲髮讓我每次看了都想去抓;偉恩則是半個拉丁人,他的黑色眼珠可以迷倒所有女生,但除了我,我和偉恩一見面就變成好朋友。我在八歲時認識尼可和偉恩,史蒂薇則是早在上小學前就認識了。

    傑克森將車子停靠好後,我們走下車,到大門和他們三人會合。

    「老兄,恭喜你。」尼可劈頭就說,我淺短的笑了一聲。

    「早知道我就邀請你來。」我弟握著尼可粗壯的手臂,兩人用肩膀碰了一下,他也和偉恩做了同樣的動作。

    「你怎麼沒邀我們?」偉恩問,他看見我的環保杯,向我伸手,我遞了過去。我知道給男性友人喝自己的咖啡是件非常詭異的事情,但是我們做這件事情好幾年了,早就習以為常,更何況偉恩每次喝完都會將他剛剛嘴巴靠的地方用手抹一下。

    「因為我很憂鬱,所以我打算借酒消愁。」每個人都知道他在放屁。
    「我們可以陪你消愁喔。」史蒂薇瞇起眼睛,微笑。

    「說真的,為甚麼沒邀我們。」我問,昨天還沒機會談論到這個話題。

    「不知道,我就突然有喝酒的想法。」

    「是說,你啤酒哪來的?」

    「我在蘇利文老師的辦公桌裡找到的。」蘇利文老師是我們的英文老師,傑克森則是我們那節課的小老師。

    「最好是咧。」尼可看了我弟一眼,轉過頭來對我翻白眼。

    「我有件事情要說。」史蒂薇突然轉換話題,雀躍地跳了起來。

    「什麼?」我開始吃我的早餐。

    「我家隔壁有一個新家庭搬來了。」她說,拍著手。

    「那又怎樣?」偉恩看著她,挑起眉毛。

    「他們是英國人,而且他們家兒子超帥的,喔耶!」史蒂薇轉圈,最後將頭靠在尼可的胸膛上,輕揮著手彷彿在搧風。

    「祝妳好運。」我說。

    「蕾西,我打算把這次機會留給妳。」

    「我不約會。」我瞪她。

    「妳應該要的。」傑克森說。

    「沒興趣。」我又拒絕。

    「他家兒子真的很帥,加上我又不需要他。」史蒂薇瞄了我弟一眼。

    「妹子,妳這樣要單身一輩子了,妳弟不會永遠待在妳身邊的,他總有一天會碰到他愛的人,生一屁股的小孩。」尼可說。

    「不!」

    「不然這樣如何:今天下午我們全部都到我家,然後我們去登門拜訪一下。」

    「妳去拜訪就好了,我們為什麼要去?」

    「因為那個家的兒子,好像還有跟他差十一個月的妹妹,和我們一樣大,暑假過後他就會變成咱們的同學啦!歡呼!」

    「史蒂薇小姐,我怎麼辦?」傑克森指著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 「你……你……呃,好問題。」

    「你留校查看結束後再打電話給我們,我會去接你。」我說。

    「我們不能拋棄他嗎?」史蒂薇蹙著眉。

    「妳這什麼意思!」傑克森朝史蒂薇的方向跑,史蒂薇發出小小的尖叫,躲到偉恩和尼可的身後。

    這時,停車場的人瞬間多了許多。學生陸續將他們的車開進停車場,傑克森終於停止追史蒂薇。

    「傑克森!做得好!」大衛•阿尼(David Arny)自停車場的另外一端朝我們大喊。

 「我紅了。」我弟低咕,推開學校厚重的大門,讓我們進去。

   「你和蕾西早就紅了!」尼可大叫,朝他的置物櫃跑去。

     我將手臂放在傑克森的肩膀,仰頭大笑。

     傑克森發出狼嚎,聲音在走廊迴盪。

    接著是偉恩,然後史蒂薇ヽ尼可,最後換我。

    我還沒和你們提,對吧?

    他們叫我們「瘋狼幫」。

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突然有一天,本人腦袋裡就蹦出著個想法...

不好意思我真的很喜歡這類型的書!

沒有魔法和怪物。

我發現我目前的兩個自創 獵魔人和這一個 The Summer We Follow Our Heart (還沒想到中文名)

主角名字都好像喔!

傑森(DH) →  傑克森 (TSWFOH)

凱西(DH) → 蕾西 (TSWFOH)

沒辦法太愛這幾個名字了...

原本想說傑克森這名字太像傑森

想把它改成一個叫做 萊斯特 的名字

但怎樣叫感覺就是不對LOL

還有我的排版感覺怪怪的,

但是我很懶所以請見諒

總之呢,給我一些建議吧!

我有嘗試寫過這類型,

還存在電腦裡不知道是要怎麼處裡它呵呵.

最近對DH沒有Fu啦!!!

就卡在那裡,然後停下來,盯著鍵盤好一陣子

然後我就把word檔關掉

再開一個新的打這個↑

這一個更新應該會比較快,因為我有fu..

我創作要有fu,不然寫出來的東西都難看到一個極點(掩面

我還是不要再廢話好了

小小介紹一下:

這是有關一個17歲女孩蕾西暑假的生活

整個故事涉及到友情 親情 愛情

如果我把你們逼出眼淚來不要怪我,

因為讓大家笑和哭疑似是我的工作...

加上我當初寫這篇前半段的時候自己也在哭(聳肩

全程搭配泰勒絲Ronan

眼淚就一直流(我再自介裡說過我有多愛哭,我媽已經習慣了,看到我一邊打字一邊流淚就繼續做她的事)

附上泰泰在Stand up To Cancer Concert時的表演,

有中文歌詞

是的我就是要你哭(快逃跑

是說最近國中新生訓練,

我又GG了

某某組長怎麼那麼凶啊(擦汗

但是國中...感覺有一些好玩的東西(搓手

不過功課(嘆氣

K書的日子,希望以後還可以常常來這裡逛一逛><

總之!跟我說我寫得怎樣,

然後我今晚或明天可能會在po出一篇文,

所以我們等等再見(鞠躬

♡Winnie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